hym牛牛灰|亲朋牛牛赌的心得

街頭藝術的前世今生,你知道嗎?


長久以來,涂鴉往往同非主流藝術聯系在一起。其實,在過去的40年中,涂鴉已從紐約貧民區亞文化慢慢“侵入”當代主流文化的行列中。那么,今天就讓我們來了解下關于涂鴉藝術的那些事。

1

鼻祖:遠古的洞穴繪畫

2

照片:維基百科

1940年,一群法國青少年偶然發現了法國西南部拉斯科洞穴內的畫作。這些被繪于巖洞中抽象的人和動物,其歷史可以追溯至公元前17000年,被認為是距今最早的涂鴉作品。當然,這并不是特例。意大利龐貝城考古遺址也出現了類似的抽象涂鴉,其歷史可以追溯至公元前78年。看來涂鴉也是很有歷史的。

紙媒上的涂鴉:TAKI 183的涂鴉藝術

3

照片:TAKI 183

1971年,“紐約時報” 發表了一篇關于青少年涂鴉藝術家TAKI 183的文章,該篇文章是開創性的。這是一家主流媒體首次公開的談論涂鴉,并且還采訪了相關的藝術家,試著理解其所作所為。這一舉措讓紐約市誕生了更多的涂鴉藝術家,從而為世界各地的涂鴉藝術發展打下了基礎。

鏡頭中的的涂鴉:當街頭攝影師瑪莎·庫珀遇見涂鴉藝術家埃德溫

4

照片:瑪莎·庫珀

這是涂鴉藝術史上值得銘記的時刻,當街頭攝影師瑪莎·庫珀遇見涂鴉藝術家埃德溫,這是20世紀70年代對涂鴉創作的首次圖像記錄。埃德溫接受了庫珀的采訪,允許其拍攝其創作的過程,并同意發表。這一舉措有效地記錄了當時還是亞文化的涂鴉藝術,為其日后研究提供了有效的影像資料。

光影中的涂鴉:涂鴉紀錄片,這個可以有

4

左:導演Tony Silver和1982年的藝術家Seen。右:Style Wars海報。(照片:夜間飛行)

1983年,導演Tony Silver與攝影師Henry Chalfant合作發行了《Style Wars》。最初在PBS播出,它將紐約的嘻哈和涂鴉文化暴露給更廣泛的觀眾。不僅展示藝術家,還展示執法官員和政治家,開啟了關于涂鴉是故意破壞還是藝術表達的辯論。

2009年,“紐約時報”發表了相關的影評,“《Style Wars》本身就是藝術品,因為它不僅記錄了藝術家的作品,還以某種方式吸收了他們的精神,讓我們可以與之溝通。正是這樣,多年以后,我們突然發現,是什么讓城市如此不同。”

The one:讓·米歇爾·巴斯奎特

6

左:1981年Basquiat(照片:Rex Features)/右:1985年Andy Warhol和Basquiat。(照片:Michael Halsband)

提到涂鴉藝術,我們會不約而同地想到讓 - 米歇爾·巴斯奎特(Jean-Michel Basquiat)。巴斯奎特出生于布魯克林,因SAMO而“臭名昭著”,因乖張的個人生活而為人所矚目。他與大衛·鮑伊和安迪·沃霍爾這些藝術名人合作,在高古軒畫廊辦展,讓涂鴉闖入高端藝術圈。現在,他的畫作依然廣受追捧,千金難求。

商業化的涂鴉藝術:基思·哈林的Pop Shop

7

照片:凱斯哈林基金會

20世紀80年代,在紐約的地鐵中隨處可見涂鴉作品,它們大部分出自基思·哈林之手。標志性的線條,密密麻麻的圖案,基思·哈林把自己的標簽深深地印在了看客的腦海中。同時,通過這種高辨識度,1986年,哈林在曼哈頓市中心開了第一家Pop Shop。這家店出售基思·哈林的涂鴉“周邊”,從服飾到小禮物,這一舉措也讓人們看到涂鴉藝術商業化的可能。

涂鴉與總統

8

Shepard Fairey的“希望”海報成為2008年總統大選的象征

起初Shepard并沒想到自己設計的海報會成為2008年總統大選的標志,他只是想向奧巴馬競選總統致敬。而當這張名為“希望(hope)”的海報被奧巴馬競選團隊正式采納后,在短短的一天時間內為廣為人知。如今,你依然可以在T恤和馬克杯上找到它的身影。

博物館中的涂鴉藝術:MOCA的“壯舉”

9

AKA Twist的Barry McGee作品。

2011年,MOCA在涂鴉藝術史中寫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。這是涂鴉藝術首次在世界級的博物館中辦展,其策劃人是導演杰弗里·迪奇,這次展覽全面展現了涂鴉的歷史及后期發展為街頭藝術的過程。展覽除了展出Bansky和Shepard Fairey等重量級街頭藝術家的作品外,同樣了給予了TAKI 183,Fab Five Freddy,Lee Quinones和RISK等涂鴉藝術家同等的展示空間。據相關統計,此次展覽是MOCA歷史上參觀人數最多的展覽,也由此證明了公眾對涂鴉藝術的渴望。

《辛普森一家》中的涂鴉插曲

10

照片:辛普森一家

《辛普森一家》作為美國最廣為人知的動畫系列之一,從2012年起,就開始致力于街頭藝術的傳播,并在第二十三季的第十五集中以Shepard Fairey,Ron English和Kenny Scharf為配角,將主人公Bart轉變為一名涂鴉藝術家。

侵入時尚圈:高級時裝向涂鴉尋求靈感

11

左:2015年MET Ball的Katy Perry(照片:Sky Cinema / Shutterstock)/中右翼:Louis Vuitton Art Scarves(照片:Louis Vuitton)

毋庸置疑,標新立異的時尚圈怎能放過涂鴉這一靈感。LV為擴張年輕市場,將涂鴉印在了包包上,收獲顯著。同時他們從2012年到2014年間推出了一系列和涂鴉藝術家合作款的圍巾,如Kenny Scharf,Stephen Sprouse,Lady AIKO,eL Seed和Os Gemeos。

除了與藝術家合作,涂鴉文化本身也是靈感的源泉。2015年,Katy Perry穿著杰里米·斯科特(Jeremy Scott)為Moschino設計的涂鴉風格的連衣裙登上了MATE BALL,當涂鴉藝術家RIME在禮服的面料上認出自己的“作品”時,一場版權糾紛就此展開。雖然這一“小插曲”以庭外和解的方式畫上了句號,但也從一定層面上說明涂鴉藝術正逐漸走上當代文化前沿。

歷史的車輪總會碾碎華而不實的造物,留存下來的就是最好的實力證明。涂鴉藝術的崛起很好地說明了一個道理:別放棄,是金子總會發光的。

責任編輯:Coldboi
文章來源:鳳凰藝術
數據統計中!
{{arc.userid}}
{{arcf.userid}} {{arcfIndex + 1}}

{{arcf.msg}}

{{arc.msg}}

hym牛牛灰 114大赢家足球比分 股票配资怎么辨别实盘虚拟盘(假盘) 乐山电力股票行情 模拟炒股软件下载 广西快乐十分 中国股指期货配资网 新疆11选5 山西快乐十分 极速11选5 华东15选5 10米成人sm捆绑绳索 2019上证年线 河北20选5 广东26选5 澳客北单比分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好选九梦财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