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ym牛牛灰|亲朋牛牛赌的心得

簡聊DJ播放音樂是否應該“為了主流而主流”


我們總是希望在主流和地下之間找到平衡點;在同化與藝術之間找到平衡點;在商業與文化之間找到平衡點,盡管眾口難調是不爭事實。歸根到底,主流不是一個貶義詞也不是一個褒義詞;地下不是一個貶義詞也不是一個褒義詞;被誤用的“非主流”則是另一概念。

圖片來自微信朋友圈

在這個每一名DJ/制作人都能靠流量變現的時代,只要你在某種曲風內有足夠的影響力,一次演出報價幾十萬人民幣不成問題。哪怕只是Instagram上有5萬粉絲的、沒有前例條件那么出名的Bass藝人或者Hardstyle藝人,演出費在4~5萬之間也算是一種市場價了。

圖片來自Instagram

也正因出名以后的DJ/制作人的確不愁賺錢(部分幾千粉絲和知名度一般的DJ/制作人吃不飽飯的問題不贅述,但其中也有很多靠資歷和成績月入十萬的例子),太多太多DJ不是因為喜歡音樂、真正將這個行業作為夢想而入行,單純為了吃飯而吃飯的DJ不計其數。

圖片來自Instagram

所以,在播放音樂這一方面,也有太多人“為了主流而主流了”。什么是“為了主流而主流”呢?我們不指名道姓,但舉幾個例子,在DJ Mag百大DJ排行榜這張在歐洲口誅筆伐、在亞洲假譽馳聲的榜單,還真是有不少一輩子缺乏主見,淪為賺錢工具的人設。

圖片來自Instagram

當Big Room House“最主流”、“最受歡迎”的時候,他們專門放Big Room House;當Trap“最主流”、“最受歡迎”的時候,他們專門放Trap;當Future Bass“最主流”、“最受歡迎”的時候,他們專門放Bass。似乎他們永遠都是主流趨勢的傀儡……
當然,我們說的不是所有人,而是說的的確確有許多這樣的人存在,而且筆者也不存在鄙視這類DJ的意思——畢竟他們賺的錢可比我們這些做新媒體、領工資的人多得多。即使我們為文化做出再大的貢獻,不投靠商業,也只會淪為公益,更何況是工作室運作項目。
但事實上,任何音樂風格都有它們的魅力,不光電子音樂、跳舞音樂門下的上千種子類型各有特點,即使是電子音樂以外的流行音樂、古典音樂甚至是早期遠古人音樂和民間音樂,都有不少可圈可點的特殊音律。媒體需要去捕捉它們,DJ也有了解和分享它們的職責。

圖片來自RA
同樣,筆者再拋出相反的一個問題——簡聊DJ播放音樂是否應該“為了地下而地下”。這可能是屬于以后《電子音樂資訊》的次條文章的話題了,但現在還是可以提提。除了有許多人緊隨主流趨勢,什么流行化放什么以外,也有不少DJ持反主流的態度,逆道而行。

圖片來自Instagram

當Trap火了以后,他們就再也不放Trap;當Future Bass/Future Beats火了以后,他們就再也不放Future Bass/Future Beats;當Grime火了以后,他們就再也不放Grime;當Techno火了以后,他們又自創了一個“亞文化逼”的說法放起了Deconstruction Club(常常被縮寫成“亞逼”,多數人誤解了這個詞匯起初的意思)。

圖片來自Instagram

只能說這個行業里,什么樣的DJ都有,DJ本身就是一種職業名詞,它不可能是音樂風格,DJ是人類,不是機器,所以他們所掌控的音樂風格也是自由的。最終,我們由衷地希望,每一名DJ都能找到自己喜歡的曲風、獨有的現場定位,而不是被趨勢牽著鼻子走。

 
責任編輯:Coldboi
文章來源:電子音樂資訊
數據統計中!
{{arc.userid}}
{{arcf.userid}} {{arcfIndex + 1}}

{{arcf.msg}}

{{arc.msg}}

hym牛牛灰 关于基金配资的规定 私募基金配资是什么意思 买股指期货配资开户 东京热n0482 p2p理财平台新手标 世界著名股票指数 安徽快三 东方6+1 360排球比分网即时比分 好股票推荐 四川快乐12 20选5 100期货配资 广东快乐十分 四川快乐12 12月20号股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