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ym牛牛灰|亲朋牛牛赌的心得

中文說唱中的狠角色 他又帶著整個廠牌來搞事情了


每當我們說起國內廠牌的時候,都會第一時間想起近幾年頻繁活躍在大眾視野的 Gosh、Sup、活死人、馬王等等。

但有這樣一個廠牌,卻是比較神奇的存在。

它或許不夠活躍,或許曝光率不夠高,但絕大部分的嘻哈樂迷都聽過他們廠牌的歌,或廠牌內某一位成員的歌。

Free-Out 從成立至今,已經三年了。

說到 Free-Out ,不得不提的人物就是光光。

不僅身為 Free-Out 的掌門人,同時也是中文說唱中的泰斗級人物。

如果不是老編知道 Kanye west 小時候在南京生活過,我一定會說光光是南京最強的 Rapper 之一。

相信很多 90 后的朋友認識光光,都是因為2008年初的那首《飛向別人的床》,但如果你是南京人,這個時間可能還要在往前提前個幾年。 2003 年,17 歲的光光和朋友們一起組了南京歷史上第一個說唱團體 D-Evil,在他們的秘密基地里,第一首 demo 《南京MC》默默誕生。 這一火,就是一發不可收拾,后面的一首《擠公交》,也是南京人民所津津樂道的一首方言說唱,很簡單、很通俗、很搞笑,生動的反映了南京人民當時的生活。

2008 年是光光高產的一年,除了《飛向別人的床》這首歌之外,他的一首《大支DISS》更是讓海峽兩岸的說唱界,都知道了這個年輕人的存在。 時至今日,光光也沒有徹底否定掉大支這個人,他覺得大支有些歌還不錯,但是牽扯到國家的問題,作為一個中國人,他有站出來的必要。

大學畢業之后,D-Evil 的各位成員奔向天南海北,光光選擇了從事他大學專業的工作——播音主持,去 FM103.5,當了一名電臺DJ。

2013 年,光光選擇了辭職,和你們想的可能不一樣,他其實毫不反感電臺的工作,反而很愿意去上班,而辭職的原因只有兩個字:錢少。

2015 年,光光和制作人 Asun 發布了他辭職后的首張專輯《Summer Southside》,這時候的光光已經完全擺脫了過去炫技的形象,反而玩起了 Funk 風格的說唱。

2016 年,他做了《臥室Mixtape》,這是一張適合在臥室里,和姑娘一起聽的“小黃歌”專輯,輕松而愜意。

也是在這一年,Free-Out 成立。

自始至終,光光都想要做廠牌,在 D-evil 時期,他們就做過一個 “石頭城” 的廠牌,但是由于當時的環境并不好,這個廠牌也無疾而終。 他明白,32 歲對于一個 Rapper 來說,已經不算小了,現在的他,用自己的錢、資源為 Free-Out 的小兄弟們鋪路。

建立 Free-Out 的初心是希望南京能有屬于自己的說唱廠牌,而在未來,他也希望有更多年輕優秀的 Rapper 來代表這座城市。

Free-Out 除了光光這位創始人和掌門人之外,還有一批元老級成員,像 Trouble.Z、Round_2、BustaZ 和 DJ Tim。

而早在 Free-Out 誕生之前,2013 年開始接觸 Hip-Hop 文化的 Trouble.Z,組建了當年南京最強的新生代說唱團體:Dirty Mouth。

2015 年Trouble.Z和光光、Higher Bothers 的 DZknow,一起合作了單曲《B A Rap $tar》,一炮而紅。

這是一首十分勵志的歌曲,每個說唱歌手都對未來有著很多憧憬,都有著自己的夢想,都想成為 Rap Star,Trouble.Z 也一直都在朝著這個方向努力。

發這首歌時光光叫 Trouble.Z “南京小老弟”,并稱他為“南京的未來”。

Dirty Mouth 是當年南京說唱的黃金一代,但后來團員們分道揚鑣,Dirty Mouth解散了。

Trouble.Z 也在這時經歷了人生的低谷,在低谷期時,Trouble.Z也一直讓自己沉淀。

后來光光在 2016 年組建 Free-Out 的時候,也不忘把這位南京小老弟邀請進來一起玩。

如果是近一兩年才接觸到 Free-Out 的小伙伴,那么 KC 的名字對你們來說應該不陌生了。

很多人都聽過他的那首《行走的春藥》,去鮮少有人知道,他是 Iron 史上唯一一位包攬了分賽區四年冠軍的狠角色。

2013-2016 Iron Mic 上海賽區的冠軍都是由 KC 奪得。

KC 在 Freestyle Battle 的天賦我已不想多加贅述,Iron Mic 史上唯一一位上海賽區四連冠就是他證明自己天賦最有力的證據。

而從 2017 年起,KC 就不再參加任何 Battle 比賽了,帶著四連冠的榮譽離去,把更多的時間及精力留給了音樂,這也才有了那些膾炙人口的作品。

2018 年的某個機遇巧合之下,KC 加入了光光的廠牌——Free-Out;

作為南京標志性的音樂廠牌,風格多變,有實力強勁的 KC 加入,對于 Free-Out 日后的發展而言,肯定是會帶來更多積極的影響;

而 KC 也一定會在 Free-Out 里,做出更多優質作品給大家,例如 2018 年他就在廠牌的幫助下,發行了自己的專輯《黑桃K》。

除此之外 Free-Out 還有很多出色的小兄弟。

有打造了爆火全網《心如止水》的 Ice Paper,關于 Ice Paper 更鮮為人知的是,他曾用本名魏然參加了《中國好聲音》第三季。

心如止水

Ice Paper - 心如止水

雖然在節目中,他以唱流行音樂為主,但轉到做 Rapper 卻又是出乎意料的成功。

或許很多人不理解 Ice Paper 這一舉動,但對他來說,最好的狀態就是能做自己想要做的音樂,當然更好的就是能被更多人聽到啦。

Ice Paper 加入 Free-Out 也是讓很多人都沒想到的,在此之前,他和中文說唱之間并沒有什么太大的瓜葛。

光光曾經說過,Ice Paper 的加入,對于整個廠牌歌曲的旋律性以及編曲的厚度,都有了極大的提升,在廠牌之中 Ice Paper 不僅是位 Rapper,也是一位制作人,他搭配另一位制作人 Tim 可謂是強強聯手。

而這兩個身份,對于 Ice Paper 來說,他覺得制作人這個身份相對來說更加的成體系,他也建議新手們多聽一下 Mai、陳令韜等等真正擁有好的工業標準的制作人。

Ice Paper 覺得,制作人的終極形態,不應該是流水線上的技術人員,而應該是一個高端服務人員。

還有參加了《這!就是原創》的 Round_2,王嘉爾站隊,并且在節目當中獲得全國六強這樣不俗的戰績。

如果你有認真去聽他們的音樂,你會發現 Round_2 很喜歡混沌武士,你也會發現貳萬跟 Trouble.Z 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好哥們,你還會發現貳萬的 Battle 啟蒙來自于派克特……

而老編想說的是,Free-Out 絕不止于此,Free-Out 一定會做大。

就像整個 Free-Out 里每個成員的風格都是各不相同,除了上面提到的成員之外,還有大年、Lil Howcy、Joannne等多位小兄弟,既可以兼容可以互補,又能做到每個人都能給你的耳朵帶來絕佳的新鮮聽感。

Free-Out一定會做大也絕不是在喊喊口號,它的前提是不能丟掉 Free-Out 最純粹的部分。

正如光光所希望的一樣,在未來不止是讓更多人知道 Free-Out,而是當大家伙來到 Underground 的場子,都知道 Free-Out 是最 Hip-Hop 的廠牌之一。

責任編輯:Coldboi
文章來源:嘻哈亂爆
數據統計中!
{{arc.userid}}
{{arcf.userid}} {{arcfIndex + 1}}

{{arcf.msg}}

{{arc.msg}}

hym牛牛灰 qq麻将欢乐豆能卖吗 7m棒球比分 微乐广西麻将官方下载 东商期货配资 3d千禧试机号码 3g体育比分直播中心 吉林11选5遗漏 球探网棒球比分直播 皇冠资讯皇冠比分 期货配资流程步骤 北京十一选五的开奖 最快最准的足球比分app 龙江福彩p62基本走势图 琼崖海南麻将一元群 手机单机麻将下载安装 好运彩3